<tbody id="4pbcg"><pre id="4pbcg"></pre></tbody>

<button id="4pbcg"></button>

您的位置:主頁>> 頭條關注 >> 當前新聞
抗疫對話:聽京海、益生、溫氏、湘佳怎么說
來源:國際畜牧網    2020年02月25日    點擊:3775


對于日均上市量逾4000萬只家禽、約14億枚禽蛋(日均禽肉產量逾6萬噸、禽蛋約9萬噸禽蛋,2019年)的中國家禽產業,停產一天意味著會帶來22.36億元產值的經濟損失(2018年全國家禽飼養產值8162.7億元)。

基于國家統計局發布的這些數據來看,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發生以來,20多個省(直轄市、自治區)關閉了活禽交易市場,全國各地封路、餐飲業大面積停業、家禽相關企業延遲開工,在這次疫情拐點尚未到來之時,已給家禽業帶來的經濟損失遠遠超過2003年非典造成的影響。

據中國畜牧業協會不完全統計,受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初步估算,截至2月12日,家禽業損失已達158.65億元。雖然家禽業目前損失低于全國餐飲行業今年春節7天內零售額就有5000億元左右的損失(恒大研究院數據),但對家禽活體產業而言,尤其是出欄周期較短的肉雞產業鏈,損失還將持續且面臨的風險更顯緊迫。目前全面開工最難在哪里?如何將損失降到最低?下一步新冠肺炎疫情不確定性帶來的風險又如何規避?對此,京海禽業董事長顧云飛、益生股份副總裁鞏新民、湘佳牧業副總經理何業春、溫氏佳潤食品總經理簡仿輝在接受《國際家禽》雜志采訪時,各自給出了不同的解答。


顧云飛:經濟損失遠超非典、H7N9,但公司全年規劃不變


顧云飛

江蘇京海禽業集團

有限公司董事長

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交通管制、封路政策、活禽交易被禁以及終端消費低迷等多重因素疊加的影響,使得疫情期間家禽養殖業處在癱瘓或半癱瘓的狀態。就我們公司而言,目前帶來的損失遠遠超過非典、H7N9等事件所造成的損失。僅2020年1月29日到2月4日,我們就銷毀商品代苗雞120萬只,父母代種雛10萬套,直接經濟損失達2000萬元。初步估計,直接和間接經濟損失達2億元。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一些國際航班已被阻斷,我們2月從新西蘭購進的祖代種雞不得不改經泰國抵達國內。

隨著國務院、農業農村部等部委出臺保障蔬菜及肉蛋奶等居民生產必需品供應等政策,部分地區疫情防控形勢緩解,運輸受阻情況正在緩慢改善,但產能仍被迫縮減?,F在補欄難,員工分布在全國各地,全面復工難,接下來禽肉蛋白來源怎么保障?豬少雞少,下半年雞肉市場需求激增、價格反彈,如何應對?為此,建議政府對畜禽企業適當減免各種稅費,并對雞場、孵化廠、屠宰廠等家禽業生產性改擴建項目列入政策扶持。

與航班受阻問題比較,雞苗運輸和銷售問題顯得尤為突出。目前,京海禽業有20萬套AA祖代種雞,100萬套AA父母代種雞和10萬套京海黃雞正在生產,每周可產出20萬套父母代種雛和180萬只商品雛,均出現賒欠和嚴重滯銷現象,造成產品大量積壓,只能將其忍痛銷毀,將孵的種蛋拉出當毛蛋處理,待孵的種蛋當菜蛋處理,種雞提前淘汰。

按照預測疫情防控進展,估計今年4月底公司損失會減少,但還沒有確切的時間表。今年,公司的部分發展計劃只能推遲了,但規劃不會改變。如,我們在海門等地的多個建設工地目前建筑工人還不能進來。但總體來看,風險可控。我們每位“京海人”對公司的持續發展充滿信心,對今年家禽產業的發展依然看好。下一步,我們將加強風險管控體系,著力將損失降到最低,進一步提升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鞏新民:疫情期間雞苗價格波動較大 但公司整體運營穩定

鞏新民

山東益生種畜禽股份

有限公司副總裁

由于我們本地員工比較多,加上員工都是錯峰休假,年前一部分員工回家了,還有一部分員工正常工作,因此此次疫情對人員方面的影響比較小,生產一線人力資源有一定保障。但在交通運輸方面,前段時間確實很受影響,現在已雨過天晴,運輸問題基本解決了。整體上說,疫情對我們的影響不太大。

孵化場因其特殊性,員工很少集體休假,所以種禽這塊不存在太大的員工返崗難的問題。屠宰廠則不一樣了,員工大部分是外地的,面臨隔離等挑戰,開工困難。但家禽產業鏈條上上下游企業的關聯性非常緊密,任何環節出問題,種禽的價格也上不去,雞苗的銷售也會受到影響。由于屠宰環節受阻,我們雞苗的價格跌了很多,目前已經降到了2元多,種禽也降到了20~30元了。即便如此,我對今年仍很有信心,不會比去年差。預計今年國內引種能維持在80~90萬套。整體來說,沒有問題。

從這些年幾次大的突發事件來看,家禽行業總能卷入其中,相比其他行業付出的代價更大。我覺得我們行業還需要提高話語權,提升行業地位。在這個關鍵時刻,家禽行業可以集中力量多發聲,借此提升行業影響力,這也是一種軟實力。國家的保障“菜籃子”的政策出臺是非常及時的,老百姓對“菜籃子”的理解就是蔬菜和豬肉,如果家禽逐漸能成為民生的重要支柱食品,有足夠多的重視的話,行業可以更健康地發展。

簡仿輝:這是一場巨大考驗,在堅守中等待曙光


簡仿輝

廣東溫氏佳潤食品

有限公司總經理

抗疫戰線上,不同的企業有著不同的困難。我們的屠宰部門這段時間基本招不到人。由于我們屠宰環節的員工多是外地的,員工不能及時到崗,屠宰環節也無法正常開工。同時,由于市場流通還沒有完全打開,線下的門店食品供應也沒有恢復,因此加工生產基本停滯。這次疫情發生以來,我們一直處于維護和養護的階段,承受著較大的壓力。

依照國家的規定,我們希望過了第二個14天隔離期,到2月底左右,疫情有所好轉后,生產運營可以恢復。但接下來的另一個考驗是,如果員工大批歸來,不可控因素帶來的風險亦很大,對返崗員工的安全檢測,也需要時間和具體的措施。目前政策上要求抗疫與生產兩手抓,但人身安全尤為重要。我們得從不同的層面來看待這件事情,也得站在別人的視角考慮問題?,F在正值返工潮階段,政府管得更嚴,疫情重點地區的員工,到工作地就得隔離14天,因此很多人不敢來。

即使目前恢復生產,但消費的恢復也有待時日。我們等待疫情形勢轉好,堅守也是企業時刻需要面對的。這是一場巨大的考驗!怎么熬?當然也希望國家有更多的政策幫助我們減少損失,共度難關。有一點轉機的是,這兩天我們的雞苗還是賣起來了,雖然價格依然較低。

何業春:這次疫情可能會為家禽行業帶來一場深刻的思考


何業春

湖南湘佳牧業股份

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兼董事會秘書

從行業整體情況來看,黃羽肉雞的損失比白羽肉雞要大,主要是因為白羽肉雞體量大,有屠宰加工廠以及速凍冷藏庫。而黃羽肉雞主要以活禽消費為主,屠宰加工環節較薄弱且產業鏈不夠完整。因此,一旦受疫情影響而活禽市場關閉,黃羽肉雞銷售及消費均會大面積受阻。

湘佳牧業從事的是黃羽肉雞產業,但產業鏈比較完整。從2007年開始,著手打造禽肉制品品牌。目前我們已經不再完全依賴活禽市場,冰鮮銷售額已經將近70%,我們的產品在湖南生產,但在全國20多個省均設有零售網點,并且屠宰加工和冷鏈物流、食品安全管控環節做得非常好,已與盒馬鮮生、叮咚買菜等新零售建立良好的合作關系。

雖然流通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但市場需求仍然旺盛,呈現供不應求的局面。雖然疫情期間冷鏈物流方面限制得比較嚴重,勞動力缺乏,但是我們基本保持穩生產、保供應,因擔心隱性感染病患,雖滿足不了客戶訂單,卻不敢冒然招工,因為新招的員工不可控因素比較多,穩妥做法還需要隔離14天,所以現在只有原班人馬在加班加點,產能只能達到70%左右。等到疫情穩定,我們可以大批招人的話,應該就能完全滿足市場需求。

當然,我們無法預測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風險演變,但我認為這次疫情可能會為家禽行業帶來一場深刻的思考,每次危機,就是“危險”與“機遇”并存,需要認真思考自身的社會化分工以及企業核心競爭力的構建。未來,大中城市的活禽市場是一定會逐步關閉的。對于南方的活禽市場,我認為今后仍會在縣一級市場或者鄉鎮一級市場上長期存在,希望大家找準定位。如果要走向更好的未來,那么就要瞄準經濟發達的地方,做生鮮,跟上市場節奏,迎合消費趨勢。




我們還在持續征集家禽企業的抗疫行動舉措和觀點分享,歡迎更多企業和個人與我們分享您的經驗和智慧,請發送郵件至guojijiaqin@163.com,或微信留言給我們小編,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長按圖片,參與調查▼▼▼



微信掃一掃分享到朋友圈

聲明:本網站凡注明有“【獨家】”的內容,其作品制作權均屬國際畜牧網所有。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國際畜牧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詳見本網版權聲明及豁免聲明)


在线播放A片
<tbody id="4pbcg"><pre id="4pbcg"></pre></tbody>

<button id="4pbcg"></button>